XIN声|余凯:地平线要做智能车脑力No.1

刘宏龙 责任编辑
11-25 06:00/浏览

    [汽车之家 行业]  全球最顶级的自动驾驶算法比赛在哪?“谷歌系”自动驾驶公司Waymo创办的公开挑战赛。就是这样一个汇集全球顶尖人才的开放数据集算法大赛,却被一家中国公司连续刷榜。

    Waymo大赛2020年5项挑战中,被它夺走4项全球第一;2021年,它参加实时3D检测项目,成功卫冕,而这家公司成立还不到6年——地平线(Horizon Robotics),凭什么是它?

    揭开芯片公司地平线的神秘面纱,它已经默默编织了汽车圈最大的一张网,长安、上汽、江汽、长城、比亚迪、哪吒、岚图、理想……都是网中的一个个触点。而创始人余凯,无畏周遭、藏有锐气,他把在百度时期的辉煌封存起来,他为什么离开百度,创立地平线?

汽车之家


《XIN声》是汽车之家一档高端对话栏目,由汽车之家总编辑范鑫,对话汽车圈内一线营销人、管理者。说心里话,谈新思考,道出车圈工作的艰辛,见证汽车产业发展的欣欣向荣。本期对话嘉宾地平线创始人兼CEO余凯。


汽车之家

汽车之家

    你在互联网的每一次成功搜索,背后或许都有余凯曾经的一份付出。

    在余凯身上,有很多世界500强企业的标签,在创立地平线之前,他为之付出努力最大的公司就是百度。那些年,他主导和推动了深度学习技术在语音图像识别、互联网搜索方面的突破性应用,帮助百度每天可以服务数十亿次的用户请求。

    2013年7月,余凯组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nstitute of Deep Learning,IDL)。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任院长,余凯任常务副院长。余凯带领IDL让百度成为全球少数几家最具实力的深度学习技术公司之一……

    2015年5月23日凌晨于广州,余凯写下了给IDL同学们的告别信。“告别百度、重新清零”,“踏上一段充满未知的旅程、一直以来的梦想开始实施”。

    此刻,余凯,创业!

一、初识地平线——这不是一家芯片公司?

    “算是幸运,也算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创业者的鼓励。”在地平线总部的荣誉墙面前,余凯把一位创业者的成就感都按压了回去。

汽车之家

    在挑挑拣拣之后,余凯把手放在了一张并不闪亮的印刷纸上,来自麻省理工科技评论的全球性奖项——地平线成为2019年“50家聪明公司”之一。同样是2019年,地平线自动驾驶计算平台“MATRIX”获得了当年CES“智能汽车与自动驾驶技术”奖项。

    “CES那一次,我们和博世一起拿奖。”余凯说。博世作为全球最大的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其软硬件能力一直是业界标杆。博世全球软件人才超过3万人,而地平线全体员工才1200余人。

    不过,这些光环,余凯并不怎么在意。

    “那些都是研究能力,不代表量产化的实力。”既然出来创业,余凯自然希望有更多的量产产品上市,让地平线的芯片得到更多车企的认可。

    实际上,很多人简单地把地平线看成一家芯片公司,这样的理解是不准确的。“地平线研究的是AI智能芯片,是边缘人工智能计算平台,为客户提供的还有芯片之上的软件能力,即算力、工具链,另外还有软件生态资源。”余凯重申了自己的理念,这种认识也是地平线和外界合作的基础。

    余凯为什么要在成立这样一家AI智能芯片公司?

    “我经历了二十几年人工智能算法的研究,经常会意识到,一段代码在不同芯片上的运行效率是截然不同的,比如在深度神经网络运算效率上,GPU要比CPU快几十倍,但GPU是为图形渲染而来,并非专用于深度神经网络,它只是更善于并行矩阵运算。”余凯解释道。

汽车之家

    2015年,当余凯决定孤身走出百度,去组建一家机器人芯片公司之时,“深度神经网络”在全球依然是一个冷门,没有多少人对此有深入研究,也难以获得广泛关注,而彼时的中国,即将成立的地平线也就成为了从事深度神经网络芯片研究的独一家。

二、“逃离”百度——遭投资人质问

    余凯在百度的三年,成绩斐然,但百度不能让他梦想成真。

    去研发AI智能芯片就是余凯在IDL告别信中提到的“一直以来的梦想”。梦想驱动着余凯走向新的道路,而真正让余凯放手一搏的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百度研发自动驾驶的那段经历。

    “当我看着那辆测试车的后备厢,一大坨的机器,乱七八糟的线束,还有难以处理的巨大功耗和散热,难道这会是未来?”余凯深知,如果不把这些浓缩在一个拥有强大算力芯片上的话,自动驾驶就永远不能落地,测试车就永远是DEMO状态。

    那一刻,余凯决定建立的是不同于百度自动驾驶研发思路的全新企业。

汽车之家

    余凯说:“地平线另辟蹊径,这是我们的独特思考,我们不做整车自动驾驶,也不做Robotaxi,做的是很多人不愿意做也是很难做的事情,即底层计算芯片。”但在芯片领域,初创公司面对的是“初战即决战”。

    当地平线把第一款芯片做出来,就必须跟有着数十年历史的世界老牌企业PK。车企、合作伙伴不会轻易接受这样一个初创公司!“车规要求非常高,不像手机,你可以出Bug,迭代就好了,而汽车不行!一旦有Bug,就可能危及生命!”

    在资本方面,余凯也多次碰壁,甚至有投资人直接质问,“你知道吗?过去十年国内就没有出现靠芯片能挣钱的企业!”余凯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打开了创业之门。当然,地平线也未能避开初创公司都会走过的裁员经历。

    “现在我们有1200人,其实2019年就达到现在的规模了,但不得已,裁员了!”提起这些,余凯依然惋惜,“那个时候,智能汽车的赛道还没有开启。”

    2019年初,国内智能汽车产业还没得到广泛关注,或者说有关注、没高度,有亮点、没热点,很多造车新势力开始爆雷,资本对于初创企业投资相当谨慎。

汽车之家

    余凯说:“那个时候,我们的子弹也不多了,但却是新产品征程5开发的关键时期,资金缺口过亿美元,节衣缩食、裁员降本、迫不得已。”而疫情又打乱产业发展的节奏。

    地平线就这样硬生生熬过了那个时期,终于在创业后的第四个年头,拿出第一款可以前装量产的车规级芯片——征程2。2020年6月,长安UNI-T(参数|询价)成为应用征程2的第一款量产车型;后来推出的征程3成为了2021款理想ONE的核心算力。

汽车之家

汽车之家

点击继续阅读
上一页
1/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向本文作者刘宏龙 提问
汽车之家问答 我要提问
查看更多问答
原创精选小视频
相关阅读
加载中...
目录
1 /“逃离”百度 余凯遭到投资人质问 2 /车企防备华为 为什么不防备地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