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上海车展展台专访:Polestar极星

郑宇 主编
04-23 12:16/浏览

    [汽车之家 人物专访]  在2019年10月我去瑞典哥德堡试驾Polestar 2时,曾经专访过Polestar极星CEO托马斯·英格拉特。而这次2021上海车展上,我再次受邀来Polestar极星的展台进行专访,这次专访的对象除了托马斯外,还有极星中国和亚太区总裁内森·福肖、华为消费者BG全场景云服务解决方案部部长伍斌、腾讯车联总经理王万新、科大讯飞智能汽车事业部执行副总经理雷琴辉。从这个阵容上是不是不难看出,极星这次旨在强调与国内各大智能领域知名供应商的联动,就让我们看看他们之间能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吧。

汽车之家

首先是托马斯的发言:

汽车之家

[ Polestar极星CEO 托马斯·英格拉特]

    其实我们品牌创立之初,大约四年之前,我们就有所思考。因为在整个造车领域当时都有类似的思考,就是如何能够生产出一款更加完美的、性能更加优越的汽车。其实我们的尝试中不乏有过失败、有过困扰,包括我们汽车行业很多的承诺是无法真正兑现的,包括导航系统以及我们的测速技术等等。如果我们说有能力从根本上实现我们这些承诺的话,我们不可以继续这样一个闭门造车的过程,也不能够希望企图以一己之力,造出让消费者满意的汽车。因此,我们希望能够建立起一个开放合作共赢的体系。并且不论我们进入哪一个国家和地区,进入哪一个市场,我们都希望能够找到最佳的合作伙伴:行业最专业的人、最懂消费者的人,这样我们才可以把消费者作为我们所有生产和研发的核心,并且提升我们整个运营体系。当然也有其他的一些因素会影响我们最终造车的效果,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相信通过和合作伙伴共同的努力,我们能够全方位的满足客户的要求。当我们进入中国的时候,我们也希望能够最大程度的发挥我们的优势,并且找到本土的合作伙伴,比如科大讯飞、华为以及腾讯为我们提供的强大的背后的技术支持。我们认为我们目前的成就已远远超出了当时的设想,甚至有些客户体验以及功能性的开发已经超过了我们在其他国家的一些应用。因此我们相信这将会成为一个双向学习的好机会。正如我们的品牌Polestar极星,我们说它是引领之星,我们也希望引领行业寻求开放平台和开放合作的一个趋势。其实在行业内有些人存在这样一些担忧,就是害怕在合作伙伴合作的过程中分享客户资源,但是在我看来,我们的客户是不属于我们的,我们开发出来的技术应该是属于客户的。

汽车之家

[ Polestar极星中国和亚太区总裁内森·福肖]

内森:过去一年中我们品牌取得了很大的发展,未来我们将会努力开拓五个新的市场,包括韩国、新加坡、中国香港、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我本身对亚洲的文化是非常热衷的,而且有着深远的渊源,我在新加坡出生,之前也有十多年在中国的工作经历。 

主持人:我们接下来请极星的科技合作伙伴们来介绍一下,先从科大讯飞的雷总开始。 

 雷琴辉:大家好,我是科大讯飞的雷琴辉。今年是科大讯飞成立第22年,我们所在的业务单元主要是为汽车提供人工智能相关的服务,比如说我们的语音识别、语义理解、智能音效以及车内的一些视觉,包括一些车外的视觉技术。我们在2019年就与极星有合作了,我们经过多次的迭代,现在我们科大讯飞最新的语音系统已经在极星上用起来了,刚才两位先生也说了,我们的体验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我们这次为极星做了,比如说车内全套的车控和导航打通,和华为、腾讯他们这些生态打通。另外我们也提供了我们的声源定位技术(分区语音识别),我们在车上,左边说、右边说,它能精准的知道是哪个人在说这个事情。另外,我们把讯飞的明星产品,讯飞输入法车载版,落在极星上去了,让我们输入更便捷、更快速。估计我们的输入效率比速记更快一点,这是PK过的,很多媒体朋友用的那个录音笔里面可能有不少是讯飞的,你放在这里出来了,然后稿子可以很快去做。然后今天也很高兴来到这里,希望后面和极星一起我们做的更好,做出更好的产品来,谢谢。

伍斌:我来自华为消费者BG全场景云服务解决方案部,我们这个部门负责除了手机之外的8+N的设备,大家可能知道华为1+8+N的战略,8+N设备上云服务解决方案的部署。大家知道华为比较擅长于做智能设备,除了车之外我们都做,我们作为部件供应商。华为在智能硬件设备制造过程中,积累了非常丰富的跟互联网的合作伙伴,共同来给消费者打造一个让他觉得生活也好、工作也好,家庭生活也好、个人生活也好,更美好的一个综合解决方案,这个解决方案我们称之为HMS(Huawei Mobile Services),这个解决方案我们车上的品牌就叫HMS for Car。其中一些主要的产品,例如我们的应用市场,以及我们基于多端的用户的信息、场景的感知以及智能引擎推荐的智慧助手这么一个产品,大家如果没有使用过的话,使用华为手机可以体验这个产品,当然它的形态(与车机端)略微有点不一样。这几个产品我们跟极星有了首次合作,我相信这些服务能够让华为跟极星有个很好的合作,在车的这端,我们全场景云服务给消费者提供一个真正无缝的、车内车外一体的、非常丰富多彩的,不光是生活,甚至可能是工作、可能是家庭的空间,我希望能够打造一个更美好的属于车主的或者你家庭的体验。

王万新:大家好,我是王万新,来自腾讯智慧产业事业群智慧车企事业部,腾讯所有面向汽车行业的产品和解决方案都在我们这个团队进行设计和营销。这次我们跟极星合作,给我非常深的一个印象,极星的车整体设计非常简约,功能设计上面以消费者为中心,重点去打造了消费者最需要的一些核心的场景和服务。腾讯作为深耕消费者互联网多年的这样一个企业,我们的用户在包括QQ音乐、微信读书这样一些在手机端的使用习惯,到了车上去以后,他们希望说非常无缝的在车上继续延续他原来在在手机上喜欢的一些内容、手机上收藏的一些内容,所以我们把消费者的这些需求跟极星的理念很好的结合起来。同时我们又在整个产品设计上面,不仅仅是从手机出发,我们很深入的跟汽车的座舱去结合起来,去把内容跟座舱的体验完美结合起来,打造了我们腾讯的产品,使得用户可以用非常简单、非常简约的方式,能够无缝的享受他在整个数字世界里面优质的内容和服务。所以我们跟极星的这次合作是一个开始,产业互联网是一个长跑的过程,希望最终我们的合作能够越来越深入,能够打造出越来越多更加丰富多彩的产品。 

下面进入专访提问环节: 

Q:我知道极星是一个特别注重设计的品牌,在这届车展上我们看到了一个变化,外面这台金色的车,这个车跟原来颜色的风格不太一样,未来我们会看到一个在设计上更加大胆的极星吗? 第二个问题,针对交互体验,因为我们看到有这么多合作伙伴,但是交互体验这种设计,是不是也要针对极星这样一个品牌的调性,然后来做到一种匹配极星风格的这样一种交互体验服务?这个问题三位老总能不能做一个回答。

汽车之家

托马斯:首先回答您的第一个问题。说到极星的时候,大家都会非常明确的理解到这个品牌的形象,因为它已经深入人心的成为了一个以设计为驱动的品牌。但同时我们不仅仅拘泥于设计上面的创新,而且我们所有的努力就是在致力于让整个品牌能够日新月异。因此我们也作出了很多大胆并且前卫的尝试,包括您所说到的我们对于颜色的使用上,同时在未来我们推出的产品都会让大家眼前一亮。其实我们说到北欧极简主义设计的时候,它就是一种对于美学的一个不懈的追求,以及对于人类幻想和期望的探寻。它和德国的这种实用主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就是希望能够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可能。第二个问题,我们在设计人机交互系统的时候,通过与合作伙伴的合作,他们是否和我们这个理念是一致的。首先它肯定是符合我们的设计理念的,因为即便是我们在进行合作,并且想要搭载更加丰富的这些功能的同时,也从未放弃过我们的理念,这一点无论是在我们整个系统的设计方面,还是我们界面的展示都能体现出来。比如说界面非常的干净整洁,没有任何冗余的功能。同时它的识别速度的敏锐,也进一步体新了我们想要对消费者提供这样一个无缝衔接的数字化体验。 

Q:各位好,我这边比较关心极星跟华为之间的合作,所以说我的一个问题,首先据我所知,咱们之前聊过,华为在HMS for Car这个技术上,给车企的自由度很高,他们定制化的空间很大。在这种情况下,咱们跟极星的合作有没有一些可以分享的小故事? 

伍斌:我先回答一下这个问题,正好跟刚才那位先生,第二个问题没回答,一起回答。这个体会非常深,因为我们当时产品设计的比较多姿多彩,我们认为消费者在车内应该是一个多姿多彩的生活。极星的风格、北欧极简的风格,跟我们的风格差异比较大,刚开始我们UI设计师双方的冲突挺多的,但是最后我们还是跟随(极星的)这个风格。极星上的这个风格是第一次,出来之后的这个风格到了我们其他车企时,有些车企跟我说这个风格是不是太简约了,我们想要多姿多彩一点,每个车厂都有自己的风格,我们要尊重他们的风格。消费者进入到车里,希望看到整个车的外饰座舱的风格和车体里面的风格是一致的,这是一个准则,或者我们去遵循的一个方向。 

Q:我想问一下托马斯,为什么选择华为,或者说跟华为合作过程当中,有没有感受到跟其他合作伙伴一些不同的地方? 

托马斯:首先不论是我们和任何一位的合作伙伴合作,我们对于彼此的期待都是对方可以提供我们所缺失的一些专业技能和技术。因此在共同创造一个产品的时候,作为一个车企来说,我们从功能性的角度上会有我们自己的认识。同时从华为的角度来说,他们作为一个了解消费者、了解电子产品需求的消费者的企业来说,他们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去了解我们真正要做到的、真正要提供的这些功能是什么,这样一来就可以极大程度上提高我们彼此之间合作的效率。同时不论在哪一个国家,其实我们对于自己的合作伙伴都是有着充分的信任,而且在合作之初我们都非常明确彼此的诉求是什么,而且可以基于彼此的经验给出一个最优的解决方案。同时其实在沟通的过程中,我们并没有过多的冲突和矛盾,因为很多时候我们是基于充分信任对方前提之下的合作,因此非常容易形成很高的契合度,包括我们在的人机交互界面如何让消费者更加习惯,如何让语音识别它的准确度更高,这些其实我们都从有着强大技术水准的华为等我们技术合作伙伴身上得到了很大的支持。 

Q:现在很多车企去构建自己的生态系统,或者说开发者生态,当然有另一种选择,很多车企也在做很强大的资源能力。首先问一下托马斯先生,咱们跟谷歌合作,会不会未来引入一些跟开发者相关的合作?也想问一下三位,大家在所谓的开发者生态里面会扮演不同的角色,想让大家评论一下对开发者这条路径是不是认同,以及它的发展阶段是什么样的? 

华为伍斌:我先说一下我的理解,其实开发者生态是多种多样的,比如说我们原来做API,或者SDK,或者ADK,但其实我觉得车这个环境确实比较特殊,有些服务,比如讯飞的语音,SDK的引入,能够更好的让双方在开发效率方面、车机系统UI的匹配方面和系统的整个建设方面更方便。但是还有大量的开发者,比如说这个车现在已经进化到了纯电车,将来一定会变成有更多的场景。比如说周末送娃上课,原来在星巴克坐两小时等他,我现在坐在车上看电影、看看书、听听音乐,甚至还可以玩个游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希望更多的、多场景的服务进来,我们希望有开发者提供这种API,一定是他进来开发他的小程序或者ADK也好,这是引入丰富生态的关键。我认为这个时候必须有一个,像我们或者讯飞,作为平台来引入这种开发者,我们去拉齐双方的标准、各自的诉求。而不是每一个车厂去承接不同的诉求,坦白来说现在这个车的数量还是比较少的,开发开放如果说他的ADK不统一,开发量非常大的话,可见的几年都是不可能让开发者产生很强的意愿。一定是要有我们这种平台提供给他能力的,来提供好的服务,来把标准建立起来,最后才能实现繁荣的开发生态。当然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一些少量的,比如说我们觉得这个应用特别好,比如说路书,我希望在极星的车机里面能够体现给消费者,而且风格非常统一,有一些小的定制,这个是小范围的双方的沟通而已。但是总体来说,我觉得需要有一个这种平台的,华为也致力于做好这个工作,因为我们也在其他的智能设备上有非常丰富的这种经验和非常强大的平台能力。这是我的一个观点。

雷琴辉:我说一下我的想法,刚才有把人工智能用在车上,人工智能,人工+智能,因为智能很难替代人,语音是实时的,肯定能出得来,但是肯定有错,这种错要怎样个性化的、开放式的解决。比如说我在车上经常打电话,因为我直接上级老板是刘俊峰,我上级的上级是刘庆峰。比如说我打电话给刘俊峰,但是很担心打到刘庆峰,这个时候怎么办?我要确认或者我要提示,所以这种设计因人而异。比如说我属于谨慎型的,我打出去之前肯定要确认是刘俊峰还是刘庆峰,但是对于我爱人这种马大哈型的,她就是打一个出去,错了就错了。所以交互这个步骤到底是多还是少,比如说我马上为你呼叫刘俊峰,请确认还是什么呢?它也可以直接呼出去,也可以直接加一个提示声。所以这种设计其实因人而异,我觉得这需要平台功能,就是各种平台,我们语音交互的供应商,包括应用商,每个人他可以设计自己的,或者每辆车有自己的、每个人有自己个性化的需求。我举这个例子大家就清楚了,这种问题技术解决不了,因为就算你对了,他也是心里有担忧,所以这个事情是技术解决不了的,可能是我们整个交互生态平台,因车因人而已去做的。 

王万新:像雷总所讲的,在生态上面,尤其是开发者生态方面,肯定有很多这种生态,比如说微信小程序,现在有超过320万的小程序在手机的生态里面,包括在手机的应用市场上面,包括华为和很多的终端公司建立这种。面对车辆的市场,终端的保有量中国现在2亿多,然后每年新增2000多万,然后在车上的时间是两个小时,跟华为手机的时间或者其他应用的使用时间比起来不太长。但是好在车这个市场,这个设备的生命周期很长,手机的生命周期现在不到两年,换机的时间比较快,但是汽车的生命周期比较长,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消费者买车以后,整个生活消费的特点就呈现出来了,所以对开发者来说,你很难说去吸引海量的开发者去做像手机上丰富多彩的应用。但是聚焦在车这个场景,尤其是整个消费者的生态,把车跟手机,或者在手机的数字世界里面打通起来,这个对开发者有很强的吸引力。在我们的生态里面,我们也看到了强烈的这样一个趋势,将来不是以量多取胜,而是以跟场景的契合,以及跟开发者本身核心的问题是相关的这样一个方式,我认为有更强合作的,几个产业去契合起来的可能性。 

内森:非常赞同大家讨论的这个结果,我们也可以看到,在整个行业,我们拥有非常丰富的机会,但任何一个企业企图靠单打独斗是不能够完成所有的消费者的这些需求的。如果我们想要以一个更加全面的方式去满足这些需求,就需要我们共同去努力。

汽车之家

托马斯:我们可以看到,人们在汽车上度过的时间越来越多,这也是为什么作为一个车企来说,我们有责任让大家在车上度过的时间更加愉悦、更加高效。而且在我们和不同的技术合作伙伴合作的同时,当我们集合程度越高的时候,我们所需要涉及到的技术以及需要解决的问题越复杂。在明确需求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到技术实现的一个手段,因此我们在合作和共同去开发的过程中,就需要更加有创造性、更加严谨,以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去完成我们共同追求的目标。不然的话我们最终的结果只是共同的创建了一个可以下载APP的平台,这样就没有意义了。

Q:我想问托马斯先生一个问题,因为咱们现在越来越多的电动车产品推向市场,我想问一下,因为托马斯先生,首先我也很认可极星的设计,我觉得非常高级的一种设计。我想问一下,现在渐渐过渡到一个电动车的时代,在设计方面会有什么样比较大的变化,在架构上、造型上?然后提到车机的UI设计,我还想扩大到内饰的整个设计,昨天我们也看到了EQS的发布,它的大屏非常的激进,我想问一下能够在未来的电动车产品,尤其是在面对新的用户群体的时候,怎么能够让我们的内饰变得更加的让人激动,在保留我们这种设计的基因和高度的前提下,能够让这个内饰赋予更多的科技感或者它的时代感,包括保留它的豪华感? 

托马斯:其实要回答您刚才的这个问题,我们只需要一会儿去看一下Precept,因为Precept这款车无论是从造型还是它的内饰,都充分展示了我们对于未来的一种畅想。其实在十年之前我们在设计和生产一款车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到如何使用更加高档、更加豪华的这些材质,包括我们在使用材料材质的时候,我会想方设法的去找到更加高级的塑料原料。但是当十年之后我们再去考虑相同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发现之前在我们眼中的那些豪华的材料其实它会大量的碳足迹和碳排放,在未来我们生产和设计的过程当中,我们希望在不牺牲科技感的同时使用一些新的材料,同时这些新的材料并非传统观念当中的那些豪华的选材,而是更加环保的材料。第二点,结构上的改变,从Precept上我们也可以充分的看到,它从内饰整个架构的变化,最明显的就是操控台的变化,因为我相信未来的汽车不应该是一个中控区的一个屏幕来主导的,因为即便是在自动驾驶级别很高的车辆上,仍然是要保证驾驶员他对于整个车辆能够有一种掌控感,因此整个驾驶舱的设计仍然以驾驶员为主。同时Precept的内饰极其精美,无论从材质上还是结构上,已经展示了我们新势力造车所正在进行的变革。很感谢您能问到我们做出了哪些大胆的改变,我觉得Precept的外观和内饰都是一次大胆的尝试。 

Q:大家好,我在2019年10月份去哥德堡试驾过Polestar 2,当时托马斯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他需要一款具备高性能运动元素的车,而不是一台电脑,把电脑搬到车上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要做正确的事情,而不是做无意义的事情。我想问的是到今天来看的话,极星非常注重运动基因的品牌,对于未来智能化的发展路径是怎么看待这个事情?同时,运动基因跟智能化的联系,极星是如何去理解的? 

托马斯:一个事物,当它产生的时候,我们就不顾一切的去拥抱这个新的事物,这个现象本身是非常奇怪的。因为在过去我们以往的经验中一定有我们值得去学习、值得去吸收的东西,因此我们应该是站在过去良好的经验基础上,去享受创新的乐趣。同时刚才您提到了一辆车,一辆车不应该是带着轮子的一台电脑,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我觉得之所以我们会有不同的体验在驾车的时候,是因为我们自己也有腿,也可以走路,但当我们开始开车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在两点之间我们拥有一种更加快捷的到达的方式,它从根本上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式以及移动出行的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加了轮子的电脑简单的赋予汽车。同时数字化技术的加入,更加丰富了我们的驾车体验,和整体的对于这个汽车的一个期待。因为我们除了在开车的过程中,当你把它从停车场开出来之后,其实这些功能可能对你来说已经失去了它本身的那些意义。因此技术和驾车体验本身二者在结合的时候,一定不能是割裂的。同时从经济层面分析了一下,如果说我们是一个完全的初创品牌,任何一个初创品牌只使用全新的技术,而不利用过去的技术,是很难存活的。而如果拥有足够市场积淀的老牌造车企业,一味使用新鲜技术的话,也就没有特斯拉和蔚来什么事了。所以说从我们的立场来说,我们不仅仅要吸收那些老牌造车者他们良好的经验,同时我们也要做一个最先拥抱新技术的人。 王万新:我非常认可托马斯先生说的,我认为现在的汽车有点像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这样一个时代。但是我认为最终正确的或者胜出的,一定是以消费者为中心的那种年轻的路线。 

Kiki:感谢各位,大家的时间都非常紧,虽然没聊够,希望我们下次再有机会,非常感谢各位伙伴们一起来,感谢各位,谢谢。

点击继续阅读
我要纠错 向本文作者郑宇提问
汽车之家问答 我要提问
查看更多问答
原创精选小视频
发表评论
家家说
Polestar极星在国内的销量状况表现平平,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还没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
精彩评论
最新评论
历史对话
提示
相关阅读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