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见为实|市场萎缩下 共享汽车生存现状

马艾骏 编辑
/06-29 00:00

■ 市场分析:共享汽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市场的暴风雨过后,几家欢喜几家愁?

汽车之家

    “新四化”风潮给共享产业带来了诸多可能性,在政策加持以及资本玩家的青睐下,共享汽车曾一度成为“吸金”的新风口。通过公开资料查询我们得知,从2014年至今,已经有数十亿的资金被注入共享汽车市场。这其中,不仅是圈外资本,传统车企也基于自身对市场的预判进行了“共享化”的布局,数据显示,2018年的时候,已经有370家“共享汽车”注册公司,前赴后继者不在少数。

    但实际上,2018年的市场形势并不乐观,正增长时代的终结增加了汽车产业发展的不确定性,在新一轮变革带来的考验中,共享汽车也在劫难逃。受环境影响,越来越多的共享汽车公司无奈于平台盈利和运营问题,不得已走向倒闭,而实际拥有车队的运营公司也只剩一百多家。

共享汽车企业现状
平台名称成立时间融资最终轮次融资金额投资机构现状
GoFun2015年

战略投资

A轮

未公示

2.14亿

大众资本

大众资本/奇瑞汽车

正常
轻享2017年未公示未公示未公示正常
联动云2016年未公示未公示未公示正常
友友用车2014年A+轮1000万美金险峰华兴(K2)
/天使投资人王刚
/易车等
退出市场
EZZY2014年A轮未公示未公示退出市场
麻瓜出行2017年A轮未公示元光科技开发退出市场
立刻出行2017年

B+轮

未公示熠美投资、凡创资本、君联资本、险峰长青、蓝驰创投共同投资等正常
有车出行2014年A轮1亿元蔚来资本领投正常
小二租车2014年战略投资
A+轮
2亿元
3500万
知合出行
长兴云海资本
正常
大道用车2017年A轮数千万美元红杉资本中国等正常
芒果出行2017年Pre-A轮数千万元文信集团异常
巴歌出行2015年B轮未公示未公示退出市场
TOGO途歌2015年B2轮数千万美元海纳亚洲基金(SIG)领投,真格基金、凯欣资本(Crescent Point)跟投退出市场
盼达用车2015年A轮未公示未公示正常
一度用车2015年A轮1.28亿元特锐德国轩集团领投,中华创新基金会跟投异常
一步用车2016年A轮1.35亿多氟多集团异常
微租车2014年A轮未公示未公示异常

『数据来源为互联网,统计时间截至2020年1月』

    确切的说,共享汽车开始“淘汰制”其实是从2017年开始的,那一年,有有用车、EZZY、麻瓜出行等相继宣布退出。而一直被消费者看好的TOGO途歌也在2019年退出市场,现如今,TOGO途歌App已经停止运行、途歌出行创始人兼CEO王利峰在北京十里堡附近遭途歌用户围堵以及App Store等软件商城下架的惨相。

汽车之家

汽车之家

『百度TOGO途歌贴吧』

    即便累计融资额超5亿人民币,即便体量大过其他小规模公司,也难以独善其身。TOGO途歌的倒闭不是个例,背后的问题却为所有共享汽车平台所共有。虽然我们从上述表格能够看到不少企业仍处于正常营业中,但由于资本的“冷静期”,这些公司能做到的也仅仅是活下去,而并非之前“开局疯狂投入”的态势了。

    在一波波企业倒下的过程中,人们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在重资产、重运营的共享汽车市场上,那些初创企业的存活之路并不容易。

汽车之家

    其实归根结底还是商业运营模式存在纰漏,细看之下共享汽车平台购置的每一台车辆,终端售价最少以万元起步,如果想要提升软件格调,吸纳更多层级消费者的话还要购置十几万甚至数十万的车型,但这些前期投入的费用始终是个无法填满的窟窿,毕竟运营者采用高收费,想要快速填坑的战略,可消费者无法买账。而收费低的策略又让运营者难以快速收回成本,更别提盈利这个最终目的了。对于这些公司来说,始终要解决供给和需求、“烧钱”和“买账”之间的矛盾。

汽车之家

    另外,用户体验带来的高成本更让共享汽车平台不堪重负。为了通过满足用户体验占据市场保有量,共享汽车平台开始不计成本的增设取车还车区域来满足消费者需求。显然,这样的投入会直接带来人员的运营成本,再加上车辆的日常保养、事故维修、以及停车网点儿的服务管理费等等,诸如此类产生的高成本无不考验着运营者乃至整个共享汽车体系的运营能力,同样也在考验资本的耐心以及实力。

共享汽车真的只能背靠大树乘凉吗?

汽车之家

    通过上面我们在北京以及周边城市实地走访来看,那些当时新晋的共享汽车平台已经在市场上“消失不见”,目前仍在运营的大多是由传统车企推出的共享汽车平台。从某种意义上讲,跟单纯的商业运营者相比,车企对于车辆的丰富程度以及成本的控制更加得心应手,共享汽车的项目也不是他们获得盈利的唯一来源,这是车企的优势所在。

汽车之家

部分共享平台“背后”的“大树”
共享平台对应车企
EVCARD上汽集团旗下分时租赁公司
轻享出行北汽集团
盼达用车力帆汽车

    背靠体量庞大的汽车企业,可以清楚的看到,“有背景”的共享汽车平台已经成长为行业头部玩家。通过网络公开资料显示来看,目前活跃度较高的共享汽车App分别为GoFun、EVCARD、盼达用车以及轻享出行等等均与车企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其中我们常见的EVCARD、轻享出行以及盼达的背后分别是上汽旗下分时租赁公司、北汽集团以及力帆汽车。

汽车之家

    当然,对于车企而言,涉足共享汽车也是市场倒逼下的顺势之举。从2018年开始,我国汽车销量增长幅度一直在放缓,并延续负增长的态势,2019年的数据显示,汽车销售2576.9万辆,同比下降8.2%,跟此前3000万基盘的预测相去甚远。在这种背景下,车企也逐渐意识到,转型成为服务型供应商是大势所趋。

汽车之家

『杭州某城区千辆新能源汽车齐趴窝』

    因此,车企通过在共享汽车项目上的小规模尝试,可以使其积累车辆运营以及用户出行数据,通过这些数据,可以更好地优化新能源汽车的产品设计,并为将来的无人驾驶做准备。就像盼达用车技术总监蒋齐在某次媒体采访中所说:“车企做分时租赁,是因为其相信,未来,用户势必会从购买产品转为购买服务。”

    背靠大树好乘凉,在共享汽车产业的进化史中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截至目前,大部分分时租赁平台“倒下”的原因,无一例外,都是因为资金链断裂。在资本寒潮之中,面对“盈利难”的问题,如果还想获得长期性的资金注入,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是,对于具有车企背景的平台,就免去了这部分的烦忧。

汽车之家

『奇瑞新能源与首汽集团下的GoFun交车仪式』

    另一方面,有些车企也会选择与分时租赁公司进行合作,如奇瑞汽车和GoFun,选择这种模式,除了能够实现自身去库存的目的之外,还能借助运营平台积累用户数据,无需自身亲自操作,增加自身运营成本,但却一样可以为自身提供未来转型的样本数据。因此,“合作共赢”也逐渐成为共享汽车产业的另一条发展路径。

全文总结:

    因此总的看来,从早先共享汽车的“井喷”,到后来整个市场的“蛰伏”和“收缩”,洗牌后的共享汽车市场带来了目前我们看到的两极分化现象——一方面是没能挺过去的企业,资本和市场的“毒打”让它们遍体鳞伤,那些被遗弃的车辆或是“共享车坟场”默默的成为了这一切的见证;而那些捱过共享汽车“寒冬”的品牌,又在生存技巧上各有千秋。例如上文中提到的不少例子,或许“背靠大树好乘凉”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也是为什么为我们看到不少较大国企/央企/汽车制造商旗下的共享汽车品牌都顺利存活了下来,而与此同时,市场的收缩也使得部分分时租赁平台转型了长租、以租代购等新模式,因此,尽管分时租赁的市场还在进一步收缩,但新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推陈出新。(前期调查/汽车之家 马艾骏/周易/陈浩;文/汽车之家 马艾骏/周易)

上一页
2/2
下一页
我要纠错 向本文作者马艾骏提问
汽车之家问答 我要提问
查看更多问答
原创精选小视频
发表评论
家家说
尽管分时租赁的市场还在进一步收缩,但新的商业模式也正在推陈出新。
还没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
精彩评论
最新评论
历史对话
提示
相关阅读
加载中...
目录
1 /事实还原:退潮的共享汽车,都去了哪里? 2 /市场分析:共享汽车的昨天、今天和明天